治平信息门户网 > 娱乐 > 短视频网红“高处不胜寒”,或遭流量反噬

短视频网红“高处不胜寒”,或遭流量反噬

2019-11-24 19:59:40

照片来源@ Panorama.com

温局长,快摇摇情报站

如果道德不值得,就会有灾难。

孔子在《周易·系辞》中写这句话时,还专门注释了“道德不值得重视”,并将其分为三类,即道德薄而受人尊敬,智慧小而大,力量小而重。整句话可以理解为,如果道德败坏或智力和权力不足的人身居高位、掌权并赚大钱,灾难就会降临。

在红色互联网上使用这个短语也是合适的。一个具有极高人气和商业价值的大红网,如果道德品质不好或者内容和价值差,迟早会出事。

据《齐鲁晚报》报道,9月18日,“办公室小爷”的堂弟代表小爷,与两个女孩的父母达成和解,这两个女孩在经过多次沟通协商后,模仿一段短片被烧死。据介绍,“办公室小爷”小组已经解散。

后来,“办公室小爷”驳斥了团队没有解散的谣言,只是停止工作,恢复工作进行整改。然而,事件发生后,“办公室小爷”可能已经在许多人心中被“撤职”和“解散”。

类似地,最近,BStation 2018的100大UPo之一“承诺”在bgm视频中加入一段名为“战利品摇摆”的音乐。这首歌第二段的歌词侮辱了中国人,而视频的bgm只是从第二段开始,播放了两次。

虽然万国邮联老板后来表示,由于疏忽,他没有注意歌词,还发了一段视频说,即使他死了,他也会反对“侮辱中国”的言论,但视频被从货架上拿走,事件发生后3天内账户上掉了20万元的粉末,这很好地表明了公众的态度。

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,从《办公室小野》到《承诺》,没有几个互联网用户因为视频内容太短而陷入困境并不奇怪。如果是次要的,所涉及的视频将被从货架上拿走并赔钱。如果情况严重,账号将被封锁,团队将被解散。

短视频网络爱好者似乎有无限的风景,但事实上,高的地方是极其寒冷的。在享受交通红利的同时,他们也可能随时面临交通反弹。一旦发生事故,多年积累的粉丝和内容很可能会被销毁。

例如,2018年,“爆发漫画”因涉嫌发布侮辱英雄和烈士的短片“爆发事件”而关闭账户,其所有视频节目暂停更新。该网站和应用程序也无限期关闭,进行自我检查和整改。

整改六个月后,“爆发事件”更名为“大事件”,并重新启动。然而,据内部工作人员称,整改后赞助商的数量和质量、受众和内容方向都大幅下降。也很难确定内容方向,这与今天的“办公室小爷”非常相似。

2019年9月6日,更名后的《爆发》在第六季的最后一个节目中为《红王尼玛在线》举办了一场葬礼。视频中,王尼玛的头饰被放在相框和鲜花中间,观众是“2000名”穿黑色衣服的员工。葬礼主持人在他的演讲中说,“这个曾经笑过的脑袋由于过度使用大脑而导致各种疾病,然后死亡”。这时,视频中的员工在哭泣,而外界将其解读为官方宣布该团队解散。

整改后“办公室小爷”的内容和方向是什么?这个项目会有什么效果?目前还没有答案,但值得思考的是,为什么一旦事件发生,拥有大量粉丝的网络粉丝会迅速减少。

诺贝尔经济学奖和图灵奖的获得者赫伯特·西蒙说,随着信息的发展,有价值的不是信息,而是注意力。

这是注意力经济。在注意力经济中,网红成为主要力量,因为它能有效地吸引眼球。所谓“网红”是指在互联网上突然被大量粉丝注意到并变成网红的事件或行为。

网络红色不是自发产生的,而是因为某种特征被放大了,在媒体、网络和网民的共同推动下产生的,并且是“被迫的”。它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发展,在人口红利消失和交通高峰的时刻受到高度赞扬。

例如,“万文”因为只有17岁而勃然大怒,当她微笑时有着成熟的魅力。“李哥”以另一种演唱风格的歌曲“让我做你的眼睛”开始流行,而“成都小甜甜”则因为一句“请带我去吃饭”而变成了红色。这三个人实际上都是在光晕效应下被网民们提升到网上红色神殿的。

所谓“光环效应”(halo effect)也叫“光环效应”,是指认知者对某个人的某个特征形成好的或坏的印象后,该特征会被放大,从而掩盖了其他的品质或特征,互联网的普及也将以网民为标志。

例如,“成都布兰妮斯皮尔斯”成名后被许多男人视为“良好保养”的同义词。网民可能对真相有疑问,但这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在这个婚姻需要汽车和房子的时代,男人需要一面承受巨大压力的旗帜来默默地抵制那些拜金主义者,“成都布兰妮·斯皮尔斯”(成都布兰妮·斯皮尔斯)无意间成为了这一面旗帜。

但当这面未经严格检查就升起的旗帜出现在聚光灯下时,阴影就会随之而来。

万文成名后,关于她高中辍学、多次整容、经常在酒吧跳迪斯科、接近第二代富人、甚至堕胎的负面谣言曝光了。这些曾经赢得她的人气的网民要求完全禁止她。“李哥”成名后,销售微信的好友名单、30,000个快钱礼品加好友、侮辱国歌等相继曝光,后来被禁。“成都布兰妮·斯皮尔斯”因“良好保养”而广受欢迎,同时也被揭露是一个掘金者。她是一个妇女团体的成员。这个著名的视频拍摄得很糟糕,而她的男朋友是一个开豪华车的当地大亨。粉丝的增长也停滞不前。

可以看出,许多互联网用户或媒体在从普通人变成公众人物时没有自发性。在光环效应下,其他互联网用户或媒体“泛化”,使他们成为互联网用户。这注定了绝大多数互联网用户容易腐烂,自然不适合成为积极的公众人物。一旦他们走出光环,完全暴露在公众面前,缺陷就会迅速扩大,被公众抛弃。

布莱恩特说有多少人爱我就有多少人恨我。

把这句话写在网上也是恰当的。因为许多人喜欢网红,所以许多人讨厌网红。在以交通为王的网络红色经济中,交通反拨紧随其后,大型网络红色通常占据大量交通,因此其遭受交通反拨的概率和强度较大,所以每次大型网络红色总是首当其冲?

以模仿短视频的燃烧事件为例。有许多账户在网上发布类似视频,但公众一致将枪口指向“办公室小爷”。现在,该账户以补偿结算和关闭整改作为回应,而其他发布类似视频的账户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指责。另一个例子是到处都有侵犯短视频音乐的行为,但第一起案件发生在更大的研究所,该研究所由著名的在线红papi酱拥有。

从表面上看,大红网的粉丝有很多观众,每一个举动都会带来很大的影响。此外,他们经济收入高,补偿能力强,更容易成为目标。然而,如果我们深入研究,我们会发现是公众长期以来一直遭受着网络红色的困扰。

虽然人们对“网络红人”有不同的看法,但他们集体反对对“网络红人”的庸俗炒作,不承认快速赚钱的价值,这使得“网络红人”被污名化。

例如,在早期,像芙蓉姐姐、凤姐和甘露露,他们的知名度没有下限,受到网民的唾骂。例如,喋喋不休的“黑森林事件”、“年轻母亲自画像门”和“裸泳”都被公众拒绝,因为它们没有下限炒作。2018年,《人民日报》甚至在两天内发表了五篇谴责互联网红色的文章,这无疑加深了“互联网红色”的污名。

如今,各地许多网上红色组织、平台和网上推手都主张网上红色带来快钱,扭曲价值观,让很多人不愿好好工作,让很多孩子不愿努力学习,这加深了社会对网上红色的厌恶,甚至让网上红色成为一种祸害。

除了“网络红”的污名之外,当网络红和网络红色经济频繁出现在人们眼前时,也加深了人们对网络红的反感。这在心理学上被称为“超限效应”。它是指过度刺激、力量过大或动作时间过长的现象,导致极度的心理不耐烦或逆反心理。这和人们对无处不在的广告的反感是一样的,所以一旦发生网络红色事故,它就会成为人们表达不满的目标。

例如,在“模仿短片烧死女孩”事件中,许多人自发参军反对“办公室小爷”,毫不留情。他们诅咒自己的孩子看类似的视频,遭受类似的悲剧。其他人形容“办公室小爷”是个杀人犯。有些人甚至直接在网上发布了萧晔的“照片”。

各种各样的指控就像汹涌的洪水。虽然这些人可能与事件无关,甚至还不了解事件的前因后果,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表达对互联网红的不满。这是典型的互联网红色被流量攻击。互联网红色越大,流量就越大。

那为什么红网从交通王变成了被交通攻击?德国不值得这个位置是关键。

随着网络红色经济的发展,网络红色像音乐和电影明星一样,经历了一个衰退期。

对许多人来说,从精细到繁杂的过程。

例如,在“四天王”时代,歌手不多,但他们都有流传已久的经典歌曲。让我们看看今天各地的歌手,有多少首歌能为全人类所知并流传很久。看看今天的电影明星,新鲜的小肉一抓一小流,权力很少,表演很恐怖。

如今,为了抓住网络红色短片的经济,众多网络红色经纪公司(mcn institutions)纷纷成立。成千上万的红色视频短片已经大量生产并投放市场。网络红的质量好坏参半。许多网络红人通过现金流获得了巨大的收益,但他们无法做出相应的贡献。德国没有就位是很常见的。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。

首先,一些网络名人的道德品质存在一些问题,比如许多人通过低俗视频的流行,这迟早会结束。第二个原因是视频内容的价值和它的好处之间的差异太大,这是不满足的。这与之前公众对明星高昂电影价格的抵制是一样的,因为最终买单的是广大网民。

例如,《办公室小野》被称为亚太地区最大的视频博客,在国内外拥有数千万粉丝。据媒体报道,仅该账户每年就从youtube广告中赚取数千万美元,整个平台的年收入甚至更令人恐惧。

看看释放出的物质,比如带饮水机的沸腾火锅,带易拉罐的爆米花,带酒精灯的咖啡,等等。这些内容对普通人来说“毫无意义”。他们只是引人注目和相当危险,但他们已经获得了如此巨大的利益。不可避免的是,该内容被指责为“不值得”其作为亚太地区最大视频博客作者的地位。

因此,一旦事件发生,这种不满将根据沉默的螺旋理论迅速扩大。

所谓沉默螺旋(spiral of silence),是指当人们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想法时,如果发现自己认同的观点受到欢迎,他们会积极参与其中,那么这些观点就会更大胆地发表和传播。然而,如果一个人发现自己的观点被忽视,即使他同意,他也会保持沉默。

网民们有很多粉丝支持。平时,普通人不会激怒网民,因为他们容易受到粉丝的言语攻击。然而,一旦事故发生,一些人开始指责网民,稳定的人群将会参与其中,让指控更大胆地公布和传播。这就是为什么许多网民在事情发生时拒绝说话,但最终还是屈服了,迷失了。

在网络红色经济时代,看着网络红色人迅速崛起,迅速衰落,就像《桃花扇》中的一首歌“看他升到朱楼,看他宴请宾客,看他的建筑倒塌”。

面对无休止的网络事件,事实上,网络无罪,流量无罪。道德不值得这个位置。

随着流量高峰和更严格的监管,互联网也将在下半年从流量转向内容。如果互联网用户想避免被流量攻击,不作恶,培养他们的道德和提高他们的内容,并与“道德”相协调,那么他们就在正确的道路上。

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,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 taimeiti)或下载钛媒体应用。

广西快3投注 广东11选5投注 快3网上投注 pk10下注

相关热词搜索: